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图片
图片
 
 
广告位
盼望看到弟兄姊妹对信息的回应,如果本站信息对您有帮助,希望您介绍给更多弟兄姊妹!

 

图片
自定内容
图片
自定内容
文章正文
从施洗约翰事奉中我们学到什么?
环球真道    2012-06-04 10:13:44    文字:【】【】【

约翰当时所处时代背景

      施洗约翰不像以利亚那样曾使寡妇的面、油源源不断,或者使天上降下火来焚浇祭坛及其上的柴;也不像以赛亚或以西结那样的雄辩之才,也不像以利沙那样行众多神迹,约翰他心甘情愿只作一个「声音」一道划破黑暗,响彻旷野的短促而震颤的声音。然而他的主却曾这样说到他,「凡妇人所生的,没有一个大过约翰的。」在短短六个月的时间内,这位住在旷野的年轻先知成了各方瞩目的中心。我们看见法利赛人,撒都该人,兵丁,税吏纷纷被他的事工所吸引;公会不得不调查他所宣告的事;巴勒斯坦王座上那些心胸狭窄的统治者因而胆战心惊;施洗约翰留下的名声和影响力是永不会从这世界上消失的。
      然而这位施洗者的生活和事工所吸引我们的地方还不在于此。他被命定作为两约之间的衔接环。在他身上,犹太主义得到了最高的实现,旧约找到了最高贵的诠释。他宣告,律法和先知只是过渡时期的产物,而他以别的先知所无与伦比的灵紧紧握住希伯来预言的火炬,在他的能力和心灵中说,「一切预言的对象,摩西律法的目标,献祭的目的,和万国的期望,都已经近了!」他立刻转向那位站在门口等待进入的大牧者,看门者已为他打开大门,在他经过的时候俯首喊道:「这位就是摩西律法和先知书上所论到,那将要来的拿撒勒人耶稣。」
      没有什么比研读先锋约翰的事迹,更能给我们一个清晰的画面,让我们看见基督超然的荣耀。约翰与基督生在同一个时代,自幼生长的环境不相上下,早年就受到同样的爱国意念,神圣遗传,和灿烂盼望的熏陶。然而两人的共同性很快就戛然止住。施洗约翰固然具备了犹太民族许多高贵的特质,我们可以从他身上看到八百年来神的启示和管教所孕育出来的典型。但耶稣是人子,他的长阔高深是无以衡量的,我们只能用约翰自己的宣告来描述他,那就是,「从天上来的,是在万有之上。」
  原来约翰的事工是被放置在一个最动乱、危险的世代中。神的羊群已经离开青草地和溪水旁多时,他们正在行经死荫的幽谷,所跨出的每一步都饱受仇敌侵扰。当时坐宝座的是希律———一个狡猾,冷酷,放纵,蛮横,奢侈的人。以他的名字建立的华丽圣殿是祭司服事和各种神圣仪式举行的场所。每年盛大庆祝的逾越节,住棚节,五旬节都吸引世界各地成群的游客前来。全国各地的会堂受到细心的维护,许多文士受命潜心研究律法和教导百姓。文士和法利赛人表面的虔诚,遵守律法的规条,细化着各种外面的仪式,却缺少了敬虔的实质。罪和不义充斥着这个本来应该属于神子民的国家,弥赛亚来临之前,要为他修平道路,预备人的心,除去人心中的不虔不敬的罪。
      黎明前的一刻是最黑暗的,就在这时候,那些观察、等候的人必然格外期待旧的预言的应验。所以这些忠诚的人常常聚在一起交谈,他们感觉既然他们所寻求的主已近了,那么他的使者一定更近了,他们注视着每一个足迹,聆听着每一个声音,细察每一张脸上的表情,「看哪,他将要来临!」这话好象银铃,响彻在他们心里。任何时候他们都可能听见有声音说,「修筑修筑大道;捡去石头;为万民竖立大旗。看哪,耶和华会宣告到地极,对锡安的居民说,你的拯救者来到」(赛六十二10一11)。这样的盼望终于在施洗约翰诞生的那一刻实现了。

约翰的生活

      他住的是什么?一个简陋恶劣环境的旷野,一个几乎没有什么生活设施的旷野,没有娱乐的设备,没有明亮的灯光,没有舒适的床铺,没有在一起说说知心话的朋友……。在人看来那是多么的孤单寂寞的生活,那是多么坚苦的环境。凭心而论,你现在所享受的环境比施洗约翰强多少倍,你因此而常常感恩吗?还是说你常常与他人相比更不知足呢?你是毫不在意吃住的条件好坏,单单以神的事为念,还是很多时间只看到自己的需要呢?我们看圣经不可以像是读小说一样,说过,看过,走后就忘了,和我们生活毫不挂钩。你不可以因为约翰是先知,你只是普通信徒,所以他所作的和你毫无关系,果真如此的话,那圣经只是给那些属灵超人写的。但愿我们不能逃避责任,不要自我安慰,让圣灵不断光照我们内心。约翰住在旷野中你学到了什么功课?

      他吃的是什么?简单的食物——蝗虫、野蜜,这不是他偶然一二顿饭,而是几个月来的食物。我们不是讲究营养的合理搭配吗?但约翰却没有这个雅兴,他关注的是神的国度,我们被今天各种报道和科学研究充满了头脑,动不动就是怎样保健啊,健康啊,保养啊,有太多体贴肉体的办法了,约翰在旷野里是练练身脚,踢踢脚,作作深呼吸好好去保养自己的强健的体魄吗?不,他全部的精力用于作主的开路先锋,责备罪让人悔改,好预备主的道路。我听到有一个姊妹说,她的家庭中姐姐们都是很有钱的,虽然也称是基督徒,但她们都大讲什么保养啊,健康美食啊,如果你要是去禁食,她们会说那可不行,因为科学家们已经发现早餐是最主要的,不吃早餐去禁食,那会是对身上极大的摧残,不多久是要得病的也会减少人的寿命。如果像她这样说的,那施洗约翰应该天天早晨找一些有利于健康的蔬菜,高蛋白的营养的饮食了。可是他吃的是最简单不过的蝗虫、野蜜。我们不要太注重煅练我们的身体,太注重我们的营养,而缺少了属灵的机体的健壮和灵里的营养。

      他穿的是什么?是骆驼毛衣服,腰束皮带。你不要以为这是一种流行,时尚,高贵的着装,其实当时的人并不穿这种衣服,只有他在旷野里才穿着这简陋的衣服,你看到过在城市的街上要饭吗?他们夏天了还穿着很厚的棉衣,因为他们没有可更换的衣服,施洗约翰也是同样,旷野里夜晚的气温很低,而到了白天又很高,而他就穿着骆驼毛的衣服,可能很不舒服,也很不雅观,但他已经习惯了。许多宗教领袖都是又贪婪又自私,约翰却与他们截然不同,只注重神的称赞,将自己从当时的邪恶中分别出来,远离他人居住,远离享乐的生活。你一年曾多少次为买衣服去花费太多的时间,精力,金钱呢?看看约翰吧!让我们在这个物欲享乐的时代中,让神的国度也放在我们心里吧!

约翰的传讲的信息

      传悔改的道;约翰的事工是针对每一个人的。骄傲和自我意志的高山必须被铲平;弯曲邪恶的道路必须被修直;粗暴的个性必须先被磨得光滑——这样我们才能看见神在基督耶稣要的荣耀。我们的悔改越彻底、恒久,我们就越能认识到神羔羊的荣耀之丰盛。
      什么是悔改?希腊文「悔改」一词的意思是「心意改变」。或许我们可以说,是意志、态度的改变。不肯悔改的人选择自己的道路任意而行,对神的律法置之不理。然而人一旦悔改,态度就有了转变。他不再像倔强的小牛,拒绝服在神旨意的轭下;他甘心乐意套上神给他的轭。每一个被造的人,内心深处都有一种饥渴的感觉,渴望真正的生命,渴求最终从黑暗转向光明,脱离撒但的势力,投向神的怀抱。
      必须再度强调,悔改是意志的举动。要离弃过去的方式,寻求完全顺服神。悔改可以被视为信心的另一面。它们是一体的两面。如果说悔改、与神建立正确关系的行动是一个旋转的球体,那么悔改就是转离罪的那个方向,代表人渴望并且选择离开罪;而信心是旋转的方向,代表人渴望并且选择转回归向神。我们必须愿意离开罪和自己的义----这是悔改;我们必须愿意被神拯救,行在他的道路上——这是信心。

      悔改既是圣灵在我们里面的结果,有时也会藉着像约翰的讲道。我们有一天忽然醒悟,明白到他是谁,他的大爱,以及自己的失丧,而我们过去对他的血、汗、十字架上的受苦,他性格的崇高美丽,他的呼吁却是如何置之不理,忘恩负义。
      我们听到斧子已放在树根上,有不熄的火要把糠烧毁,而为之心惊胆颤。我们被领到悬崖边,看见我们所行经的康庄大道原来是通向灭亡的深坑。我们对自己所承袭的地位、特权之信心,因着传道人的指责而为之动摇;我们落到一个地步,成了堆在约但河畔的石头。就在这样的时刻,灵魂看见它那虚幻的自信和盼望好象空中楼阁,顿时化为乌有,而将眼目转而仰望神,一如复活的清晨,马利亚将目光从他所寄以盼望的坟墓移开,就看见了耶稣面上的荣光和他慈柔的眼神。
      我们最好将悔改和认罪这两个词区分清楚。前者是意志的行动,在神的灵感动下产生的,使人离弃死亡的工作,转而事奉那又真又活的神。后者是在悔改之后,圣灵仍在往后的日子不断作工,将我们的罪所导致之痛苦、忧伤呈现出来,使我们向赐恩主认罪。我们悔改后,认识到罪的可怕后果。我们是在意志中悔改,在心灵里认罪。我们悔改,相信福音;当我们仰望人子,我们的罪就被显露出来,并为罪痛悔。我们顺服他的呼召,我们就悔改;我们站在他面前,就流泪认罪,以泪水洗他的脚,用头发擦干他的脚。
      如果施洗约翰的工作从未在你里面奏效,那么你应该敞开心,去听他那扎心的声音。让他完成他的工。不要拒绝神藉着他的口对你说的话;容许你的灵魂自由地敞开在他严格的审察之下。施洗约翰来,是为主预备道路,要在我们天然的旷野中修平一条通向神的大道。他只有一句话——悔改!我们在生命的某一时刻中,必须回转,对神,对圣洁,对基督和他的救恩,采取完全不同的态度。


传结出果子要与悔改的心相称
      (1)认罪。他们「都出去到约翰那里,承认他们的罪,在约但河里受他的洗」(可一5)。我们无法道出当时发生的细节,但可以想象人们如何为过去的劣行败迹而忧伤痛悔,他们认识到自己内心的光景和隐藏的罪,就和许久之后以弗所的众人一样,「承认诉说自己所行的事」(徒十九17一20)。
      文士和法利赛人谨守宗教仪式,不过是在掩饰里面的污秽。百姓们承认他们是自私自利、放纵情欲的,并且对四周穷人的需要漠不关心。税吏承认他巧立名目,压榨百姓,自饱私囊。兵丁承认他利用职位恐吓穷人,捏造谎言诬控无辜。整个空气中弥漫着众人的哭泣、叹息,他们在永恒的光照下第一次看见自己的罪和罪所带来那不可避免的灭亡。在约但河旁,人们一方面向神悔改,一方面彼此认罪。誓不两立的仇人言归于好,反目相向的朋友误会冰释;坦白的道歉和饶恕的话语在他们中间交换着,多年的宿怨在紧紧握着手的一霎时烟消云散了。
      认罪是真悔改的主要记号。没有认罪,就不可能有饶恕。「我们若认自己的罪,神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约壹一9)。我们若保持沉默,我们的骨头都会因为内在的焦虑而变得枯干;愁苦会像慢火,将我们煎熬得心力交瘁。一旦认罪,心灵就得了释放。「我说,我要向耶和华承认我的过犯,你就赦免我的罪恶」(诗三十二5)。
      当某一项罪曾伤害、冒犯到别人时,只向神承认还不够。我们献祭的时候,若想起某弟兄与我有嫌隙,就当先放下礼物,去与他和好。我们必须用言语或写信的方式,直接向对方认罪,同时也应该作合理的补偿。古代律法规定,有人若亏待他的弟兄,必须另外添加五分之一来赔偿其损失,今日我们更不可少于此。我们向弟兄认罪,所得罪他的那一件事就被称为义了。至于其它的事只需向主倾诉,他是大祭司,他的忏悔室永远门户大开;它圣洁的耳朵永远不会因接收了我们黑暗、悲伤的故事而被污损。
      (2)悔改的果子。「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约翰看见许多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前来要受他的洗,就带着几分义愤这么说。他强调信仰不是规则,而是生活;不是外在的仪式,而是原则;不是工作,而是果实;他要求真正的悔改必须有果实来印证。「人不是从荆棘上摘无花果,也不是从蒺藜里摘葡萄」(路六44)。

      悔改必须伴随着悔改的果子,就是转离所行恶,取而代之的是归向神,行他眼中所喜悦的事。你若与人有嫌隙,就不可能与神关系良好。单单向人认罪还不够,你应当尽己力所及去赔偿你所亏负的人。罪并非一件小事,必须连根对付清楚。

      我们常听到信徒祷告认罪的很多,甚至流出很多眼泪,可是没多久他又去作同样神所不喜悦的事,他祷告的时候特别恨恶罪,但起来的时候又去就近罪。这样的人不断的立志告别罪,可立志后很快就回到原点,这正是约翰指责法利赛的人问题:“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没有结出悔改果子,就证明我们没有悔改。不要再作太多的宗教行为了,要彻底完全成为新造的人。
      (3)悔改的洗。众人「承认他们的罪……受他的洗」。约翰的洗是罪人回转的洗,向过去一切背离神的告别,且被埋葬;复活的生命进入心中。向旧人死,就是努力向着面前更美好的目标前进;神既已接受灵魂的认罪和抉择,神也会以他丰盛的恩惠和慈爱接纳他。
      可以轻易看出,这呼吁如何打动人的心,特别是年轻人。当时在加利利碧蓝的湖水边,有一小群热心的年轻人,他们深深被周围各派思想所困扰,在罗马的暴政下,只有悄悄期待国度的来临。他们夜间泛舟在加利利湖上时,可能彼此谈论到神古代的约,弥赛亚的降临,以及他们所深爱的圣殿服事如何腐败堕落!直到有一天,有关那位希奇的新传道者之消息传到他们耳中,他们立刻放下手中的一切,走到约但河谷,站在那儿全神贯注地听他说话。
      这一切对约翰而言具有何等的意义!他从未有过一个朋友,因此这群年轻人的忠心和敬爱必然安慰了他的心。然而,他不断将视线从他们身上移开,似乎他在期待着一个人从人群中出来,那人的声音将为他带来最深最大的喜乐,因为那是新郎自己的声音!


约翰的谦卑
      施洗约翰对自己的承认;可以想象出当时的情景。一群人围着施洗约翰和他的少数几位门徒,这时有一位宗教领袖的代表走上前来。人们立刻安静下来,凝神细听他要说些什么。他首向先知提出挑战,「你是谁?」群众更静默了,「他就明说,并不隐瞒,明说,我不是基督。」再次问「这样你是谁呢?是以利亚么?」如果他们换一个方式问,「你是带着以利亚的能力而来吗?」约翰的答案一定是肯定的;但他们既然问他是否是以利亚再世,那么约翰毫无选择,只有直率而确定地说,「我不是。」我们如果有约翰的能力,不知多少人就会骄傲跌倒,可是约翰他不但不去夺取主的荣耀,反而更加认识到自己。
      他们问,你是圣经所预言的——神要兴起一个像摩西的先知吗?(申十八15 ;徒三22,七37)他又回答说,「不是。」「他们说,你到底是谁?叫我们好回复差我们来的人。」「他说,我就是那在旷野有人声喊着说,修直主的道路,正如先知以赛亚所说的。」
      这回答何等高贵!有力!一个软弱的人可以将自己投入狂热的急流,任它的冲击力将他席卷而去。但约翰奇妙地揉合了强壮和谦卑两种不同的特质。当人们以为他是基督时,他坚持他只不过是一个声音——先锋的呼喊声。他就告诉他们,那要将麦子和糠分别出来的庄稼主尚未出现。他一再强调他只是以水施洗,但基督要用圣灵和火给他们施洗。
      他为什么这样作?因为他知道自己的限制!他是妇人所生的,然而他知道他的胸怀还不够宽广,他的心还不够温柔,无法叫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到他那里去享安息;他不能说他与神原为一;他绝不敢要求人相信他如同他们相信父一样;但在他以后来的那一位却敢这么说。
      约翰的这种谦卑,常常是伴随着对基督的真正异象而来。我们若站在低处,仰首向上望,只觉面前的高山耸入云霄;但如果我们登上山顶,就会立刻发现原来白雪覆盖的山峰和最近的星星之间还有遥不可及的距离。对群众而言,约翰似乎具备了弥赛亚的一切主要条件;但是他站在山峰,知道站在更高处的基督与他有无限远的距离。他回答公会代表的话就很明显地表达了这一点,「他们就问他说,你既不是基督,不是以利亚,也不是那先知,为什么施洗呢?」约翰实际上是这么回答:「我施洗,是因我被差来施洗,我也清楚明白,我这方面的工作是短暂的,过渡的;但这有什么关系?有一位站在你们中间是你们不认识的,他在我以后来,但我给他解鞋带也不配。这位基督已经来了,我岂不是看见他来到河边,站在你们中间吗?」
      众人听了一定面面相觎。什么?弥赛亚已经来了?怎么可能!天空、地上都未曾出现任何奇特的征兆。他怎么可能站在他们中间,而他们却浑然未觉?但事实如此,今天仍然如此。基督在我们中间,他仍与我们同在。记得他曾说,「爱我的必蒙我父爱他,我也要爱他,并且要向他显现」(约十四2l)。正如圣灵将他显给约翰,圣灵也要将他显给我们,只要我们肯像约翰那样甘于卑微,一心等候神子的显现;因他曾允许,「他要将受于我的,告诉你们」(约十六14)。施洗约翰说,「有一位站在你们中间,是你们不认识的。」
      约翰为主作见证。自从上一次看到天开,圣灵降下来那一个难忘的异象之后,约翰急切地在河边的人群中寻找,想要再见到那张神圣美丽的面孔。当他再次看到耶稣时,他忽然眼睛一亮,面容焕发地喊道:「这就是我曾说,有一位在我以后来,反成了在我以前的,因他本来在我以前。」「看哪,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
      他是神的羔羊;我们众人的罪孽都归在他身上,他站在神面前时是带着累积的重担——「被算为罪」;他担当我们一切的罪孽;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被压伤。我们中间任何人若沉缅罪中,拒绝、轻看主救赎的大功,就丧失了救主受死带来的一切福分,并且原本可以逃避的刑罚又要再度临到我们。 

      「我看见了,就证明这是神的儿子。」这个见证极其宝贵。约翰知道人,知道他自己,也知道基督。除非他对一件事坚信不移,他不会说得这么多;除非他有无可辩驳之证据,他不会如此坚信不疑。


他必兴旺,我必衰微
      他无论到那里,都受到群众热烈的欢迎。施洗约翰刚开始出来传道时的情景再度重演。这位由神那里来作师傅的人子(约三2)被一大群人围绕,他们已厌倦了法利赛人和文土的教条,带着渴望来到谦卑而圣洁的真牧人面前。
      这段时期内,施洗约翰仍然继续在约但河谷作预备的工作,虽然他被胁迫离开西岸,前往东岸的撒冷和哀嫩,在那里有一小群门徒仍跟随着他,但「那时约翰还没有下监」,只是他即将面临的遭遇之阴影已开始笼罩下来。他在撒冷和哀嫩给人施洗,因为那里的水多。
      「若不是从天上赐的,人就不能得什么!」这句话真是金玉良言。你是否在生活或事业上一帆风顺?人们是否簇拥、围绕着你?」不要自居其功。这些都是神恩典的赏赐。他使这人升高,那人降卑。你没有一样不是领受的;你既然领受了,就要操练、使用它,好使你领受得更多,恩上加恩。要存感恩的心,不可徒然领受。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他。大的恩赐意谓着大的责任。不要踌躇满志,乃要存敬畏的心。只有当我们视成就为基督的恩赐,是为他而使用时,才不致让成功扰乱了我们内在的生命。
      你是否只有一项恩赐,或者成就甚微?这仍然是出于神的旨意。如果他愿意,他会将更多的恩赐给你;不论他给多少,都要存感恩的心。你有多少,就用多少。不要嫉妒别人比你成功,比你有恩赐,免得你心怀不平,以致埋怨神的分配。
      如果在一开始,我们每一个人就弄明白神在世上所托付我们的特别事工是什么,那么必然可以减少许多失望、懊恼、和心碎。我们就不必穷于模仿别人。我们可以集中全副精力在人生主要的目标上,不致浪费时间于旁枝费叶上。神造每一个人,都有他的目的;他使他的思想成形在我们里面,用一切必要的物质装备我们。我们可以从自己个性上的特点,朋友的劝诫,外在的环境,圣灵的激励,察知神的目的。即使我们无法察知,也应满足于已显示给我们的类型——虽然只是一部分,因为相信有一天,每一点一画,每一个细节都能在神的计划中找到它的地位,而我们生命的会幕之外貌也完全显露出来。「我们原是他的工作,在基督耶稣里造成的,为要叫我们行善,就是神所预备叫我们行的」(弗二10)。
      约翰在圣灵的光照下看见了神的理想:救赎主与造物主是不相抵触的;国度与家庭并行不悖;在这位「王」的面前也有妇人和孩子的欢笑,乡野婚筵的喜乐。因此约翰实际上这么说:「迦拿婚筵正是弥赛亚事工的关键。他不是赴筵的宾客,而是新郎本人。他来是要赢得选民的爱慕。我们这长久以来饱经患难、荒凉的国家即将出嫁。愿他开口嘻笑!新郎已经来了。那娶新妇的就是新郎。至于我,不过是新郎的朋友,被差来说媒的,要将双方带到蒙福的台前,存着难以尽述的喜乐听新郎的祝福。你们告诉我他在讲道,众人都到他那里去吗?这正是我最大的期望。因此我的心充满欢喜。他必兴旺,我必衰微。」

      施洗约翰在他的信念之外加上一个见证,历来许多殉道者从其中得到祝福和亮光。即使他已作古,历世历代他仍然在说话,向我们保证,相信耶稣的人必有永生,那是超越时间和变迁的。信心是一种行动,藉着它我们将心打开,领受神赐的礼物。亲爱的朋友,我巴不得你有这样的信心,和向基督敞开的心。你只要向他降服,即使你无法察知他的脚踪,听不见他步伐声,他已经进来了。你的心若敌挡他,不单单会失去你本来可得的生命,并且神的震怒也会临到你。

      使自己衰微的惟一之道是叫基督兴旺。我们里面有太多的己生命;违抗神的旨意,拒绝神的恩赐,扰乱我们的服事,激起我们求人赞美的企图。我们怎样才能除去这荒谬的自我意识和骄傲?哦!我们必须背对自己的阴影,面向基督。我们必须从他的立场来看万物,试着明白这些事如何影响他,然后进入他的感觉里。俗话说,「恋爱中的女人总是用他爱人的脑筋来思想。」我们若以无比的热情来爱基督,就会爱他所爱,思他所思,而不再为自己活。 

 

浏览 (5097)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牧者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脚注信息

环球真道